吴小晖的三任妻子是谁(安邦保险真实原因)

吴小晖的三任妻子是谁(安邦保险真实原因)安邦集团吴小晖和特朗普女婿谈生意

11月16日晚,一群高管聚集在曼哈顿中城华尔道夫-阿斯托里亚酒店(Waldorf Astoria)La Chine餐厅的包房里。餐桌上摆满了中国美食和2100美元的拉菲(ChâteauLafite Rothschild)。桌子一端坐着吴小晖,他是华尔道夫酒店的所有者安邦保险集团的董事长。安邦拥有2850亿美元资产,是一家所有权结构神秘莫测的中国金融巨头。吴小晖近旁坐着纽约知名房地产投资者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其岳父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刚刚当选美国总统。

这是一个对双方都很喜庆的时刻。

库什纳娶了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自己也是特朗普最亲密的顾问之一,吴小晖和他在曼哈顿的一个合资项目就快要谈成了。该项目将要重建第五大道666号,库什纳家族房地产帝国褪色的王冠。安邦与中国政府有密切关系,随着奥巴马政府官员审查外国投资、以防国家安全风险的力度加大,安邦在美国大举收购酒店的势头已经减缓。

两个知道内情的人说,吴小晖当时为特朗普祝酒,表示希望拜会这位候任总统,他相信特朗普上台肯定会对全球商业有利。

自当选以来,特朗普公司及其将面临的潜在利益冲突就遭受了严密的审视。但是,随着库什纳为自己在白宫的角色打下基础,他数以十亿美元计的家族企业库什纳公司(Kushner Companies),以及为岳父提供可能影响自己生意的政策建议时,他必须穿越的道德丛林,我们可以从华尔道夫酒店那个饭局中窥见一斑。

特朗普集团已经将侧重点从收购转向了特朗普命名品牌的推广,而库什纳执掌的家族企业是纽约及周围地区的重要房地产投资者。该公司在过去十年中参与了大约70亿美元的收购案,其中很多项目既获得了不透明的外国资金,也有金融机构的支持。库什纳的岳父很快就会参与金融机构的监管活动。

和安邦谈生意大约是六个月前开始的,以前未见报道,“当时候任总统还没有胜选,”库什纳的发言人丽萨·海勒(Risa Heller)指出。然而,当时特朗普刚刚赢得了共和党提名。虽然生意谈得很顺利,但库什纳的代表说,一些问题仍未解决。海勒拒绝概述这个项目正在讨论中的财务条款。

库什纳拒绝为本文接受采访。他聘请了华盛顿知名律师事务所威凯平和而德(WilmerHale)为他提供建议,以便在白宫担任总统顾问期间不会违反联邦伦理法律。该律所的结论是,联邦反裙带法律虽然是个潜在的麻烦,但它不适用于库什纳的情况。并非所有的道德专家都同意这个看法。虽然法律禁止联邦官员为自己领导的机构雇用亲属,但库什纳的律师认为,首先白宫并不是一个机构,不受这种法律管辖。

至于利益冲突,库什纳将需要披露有限的财务信息,让公众更了解他的持股状况。而且,与特朗普不同的是,库什纳必须回避对自己经济利益有“直接和可预测的影响”的决定,特朗普本人作为总统不受利益冲突法律的约束。

曾在克林顿政府任职的该律所合伙人杰米·S·戈雷利克(Jamie S. Gorelick)说,虽然计划还没有最终敲定,但库什纳正在采取重大行动,从家族企业中抽身出来。她说:“库什纳先生会认真遵守联邦道德法律。有关他将要采取的步骤,我们已经在咨询政府道德办公室。”

安邦集团吴小晖和特朗普女婿谈生意

库什纳家族房产帝国

她说,他将辞去库什纳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职务,而且尽管法律没有要求,他还将从“大笔资产”中撤出。她没有指明是哪些资产,但发言人海勒说,其中包括他在第五大道666号的股份。

这个计划是否有意义仍有待观察。库什纳的代表拒绝详细说明其在库什纳公司的个人经济利益规模,他们还说,他打算保留第五大道666号之外其他物业的利益。他还通过一个家族投资工具,在弟弟约书亚(Joshua)管理的一家私募股权公司中拥有股权,该公司进行了广泛的投资。

贾里德·库什纳周二刚度过36岁生日,他已经在参与政策指导、人事选择,并在外国领导人、白宫和特朗普之间担任中间人,这些都可能会对他的生意产生影响,即便是安邦这样的公司,也看到了与特朗普的女婿合作开展新项目的机会。

几个参与了过渡事宜的人说(像很多接受本文采访的人一样,他们也不愿意具名,因为没有讨论内幕事务的权限),库什纳在说服特拉普选择首席经济顾问时发挥了关键作用,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中常常把华尔街巨头高盛当成攻击对象,但当选后却任命高盛总裁加里·D·科恩(Gary D. Cohn)为首席经济顾问。高盛公司借钱给库什纳公司,也是库什纳兄弟创办的一家房地产技术公司的投资者。

特朗普表示,他的正统犹太人女婿将在处理与以色列相关的事务中发挥核心作用,他称库什纳非常有才,乃至有助于“实现中东和平”。库什纳的公司从以色列最大的银行工人银行(Bank Hapoalim)获得了多笔贷款。即将上台的特朗普政府将会继承一宗司法部的调查,调查该银行帮助美国富人逃税的指控。

尽管缺乏外交政策经验,但是在对于美国一些最复杂的外交关系来说十分关键的时刻,库什纳的确正在成为一个重要的角色。

据两名熟悉交接工作的人士透露,库什纳也一直是特朗普一项最具争议的外交政策——他转向俄罗斯的立场——的主要支持者。该立场最近遭到奥巴马制裁措施的冲击,因为情报工作人员发现俄罗斯干预了美国总统大选,以利于特朗普。库什纳在地缘政治领域的影响也在增加,以致交接官员对奥巴马的白宫表示,需要引起特朗普注意的外交政策事务应该通过他的女婿传达,该消息来自一名接近交接团队的人士和一名对这项安排有直接了解的政府官员。

安邦集团吴小晖和特朗普女婿谈生意

工人银行在特拉维夫的一个网点。该银行为库什纳公司提供了多笔贷款。

所以当中国驻美国大使在12月初致电白宫,表达一名官员所说的中国对特朗普与台湾总统通电话、打破长久以来的外交传统感到“极为不悦”时,白宫没有给这位候任总统的国家安全团队打电话。相反,它通过库什纳传达了这个信息,后者的公司不仅正在与安邦进行谈判,而且本身就有中国投资者。

伦理专家表示,尽管利益冲突法不够全面,但库什纳的多重角色必然会带来伦理问题。

卡普林与德赖斯代尔(Caplin & Drysdale)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曾在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的总统竞选团队担任法律总顾问的马修·T·桑德森(Matthew T. Sanderson)表示,与安邦进行的这类交易“或许并不违反利益冲突法,但它造成这样一种强烈的感觉,即一个外国实体在利用库什纳的生意试图影响美国的政策。”

他表示,不了解库什纳的股份情况和资产剥离计划,便很难评估他的提议的价值。桑德森还讲道,即便库什纳处理掉他在某些资产中的股份,“也会让我感觉是个权宜之计”,觉得它“还是会构成真正的利益冲突,会对特朗普的总统任期造成影响,导致美国民众质疑库什纳在政府决策中的角色。”

家族生意

和候任总统一样,库什纳也是靠一个成功父亲的财富起家。

安邦集团吴小晖和特朗普女婿谈生意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