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林规矩(绿林规矩的意思)

绿林规矩(绿林规矩的意思)

一部《水浒传》写了一部大宋绿林史,很多英雄好汉出身绿林,行侠仗义,仗义疏财,反抗官府和朝廷,可谓轰轰烈烈。好汉们的行为可以体现很多绿林规矩,也可以说明当时人们对于绿林风气的认识。

《水浒传》中的绿林规矩

打虎的是英雄,杀人放火的是好汉。武松打虎之后成了名副其实的英雄,李逵杀四虎之后也成了英雄,解珍、解宝打虎之后也成了英雄。而那些杀人放火的诸如晁盖、阮氏三雄、刘唐、王英等人只能属于好汉,并不是英雄。要论真正的英雄,只有武松一人,因为他一个人赤手空拳打死一只白额吊睛猛虎。那些梁山强盗智取无为军,杀了黄文炳满门,又杀了毛太公满门的,还有屠戮祝家庄村坊的,都只能是杀人放火的好汉,算不得英雄。

《水浒传》中的绿林规矩

女人是泼烟花,不值得好汉挂念。有“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之说,宋江杀惜,武松杀嫂,杨雄杀妻都是为了兄弟。宋江杀惜是为了不泄露和晁盖私通的信件,武松杀嫂是为了给亲哥哥武大郎报仇,杨雄杀妻是为了还兄弟石秀清白。花荣在清风寨初见宋江就说道:“听得兄长杀了一个泼烟花,官司行文书各处追捕……”女人水性儿,好汉们就应该不近女色,不然就称不上好汉。当清风寨的文知寨刘高的妻子告发宋江,宋江花荣都经受了牢狱之灾之后,刘高被杀,刘高的妻子被王英掳至后院,藏了起来。燕顺要王英带她出来,等王英带她出来之后,宋江一顿怒喝,燕顺一刀把那妇人砍为两段。王英大怒,要和燕顺火并。宋江劝住,许诺日后给他找个好的,王英才消了怒气。至于那些真正的泼烟花好汉们更是看不上眼了,就是烟花女子也分个三六九等,在郓城县唱戏的白秀英是郓城县知县的婊子,因为雷横没给赏钱,又打了他父亲白玉乔,就告了雷横。雷横被绑在勾栏门口示众,白秀英作监督,还打了前来送饭的雷横母亲。雷横一怒之下,枷打白秀英,被逼上梁山。而东京的名妓 李师师就不同了,宋江带着燕青几次会见李师师,带了很多金银财宝,让李师师给皇帝说梁山好汉接受招安的事。如此一来,能接触皇帝的高级妓女就不是泼烟花了,而是站在梁山好汉一方的风尘侠义女子。看来,反贪官不反皇帝的主题思想还是渗入到每一个人物身上的,只要是皇帝喜欢的女儿就是好女人,只要是能帮到梁山好汉的女人就是好女人,不然只会成为好汉们的刀下之鬼,或者摒弃的对象。

《水浒传》中的绿林规矩

好汉们都要反对官府,甚至大杀官兵,谁杀得人多谁就最厉害,谁犯的罪过大谁就是天罡星。鲁达拳打镇关西之后落发为僧,后来大闹瓦罐寺,杀人放火,犯的罪过可谓大矣。武松打虎之后,杀潘金莲、杀西门庆、杀蒋门神徒弟和押送公人、杀张督监一家,杀张团练和蒋门神、杀蜈蚣岭上的道童、王道人,一路杀下去,到二龙山落草,杀人可谓多矣。他们都是天罡星,鲁智深是排名十三的天孤星,武松是排名十四的天伤星,他们全都是反抗官府的杀人魔王,也是在所有英雄好汉之中排位靠前的不凡之人。而杀人更多的李逵,也位列天罡星,星号天杀星,排位二十二名。李逵不仅杀坏人,而且还大量伤及无辜,就是别人劝都劝不住。江州劫法场的时候李逵先砍翻两个刽子手,然后见人就砍,砍出一条血胡同,到了江边,他还在杀那些看热闹的人。晁盖挺着朴刀叫道:“不干百姓事,休只管伤人!”李逵哪里听得进去,一斧一个,排头儿砍过去。三大祝家庄的时候,杀了祝彪之后,接着带人杀到扈家庄,把扈太公一门老幼屠戮殆尽。他私自下山,为了赖一顿饭钱,把新入伙的韩伯龙一斧头劈死,打仗的时候杀人更多。就像罗真人所说:“贫道己知这人是上界天杀星之数,为是下土众生,作业太重,故罚他下来杀戮。”以此类推,是不是天罡星和地煞星都是上界派下来杀戮那些罪业深重的人的?他们单打独斗时不敢正面对抗官府,只能是杀人后逃之夭夭。只有当他们结成团伙,才敢对抗官兵,当他们啸聚山寨的时候就成了不可忽视的一股悍匪,官府也拿他们没办法了。

《水浒传》中的绿林规矩

他们不相信官府,但是还要利用官府的人情,大行贿赂,让那些赃官们徇私枉法。柴进本是皇族后裔,家有丹书铁券,因为李逵打死殷天锡,被逼上梁山。当卢俊义被压在大牢的时候,柴进送给押牢节级蔡福一千两金子,要买卢俊义性命。蔡福同时还收了要害卢俊义于死地的管家李固的五百两金子。他只能听柴进的,和弟弟蔡福上下打点,买通张孔目,让他把文案拖延日期,最后判卢俊义脊杖四十,发配沙门岛。

《水浒传》中的绿林规矩

结成团伙才能壮大队伍,对抗官府。阮氏三雄被官府压榨的没有活路,又不敢到梁山泊去打鱼,只能闲散度日。他们知道官兵杀良冒功、勒索百姓的事,却不敢反抗。但当吴用说动他们,让他们一起智取生辰纲之后,他们就和晁盖结成了团伙,一起大杀前来追赶的官兵。宋江被压在江州大牢,只能等待挨刀,当他被好汉们救了之后,到了穆家庄,就和好汉们结成团伙,智取无为军,杀了黄文兵一家老少,还放火焚烧房屋。至于后来的大破连环马,收服关胜和水火二将,两赢童贯,三败高俅,都是在上了山寨之后对抗朝廷兵马。所以,绿林的英雄好汉们要结成团伙,要报团取暖,要上山寨排座次,才能做大做强。

《水浒传》中的绿林规矩

绿林好汉要拜大哥,才能成为山寨中人。宋江到哪里都要收服很多兄弟,在他杀惜之后,逃难的路上收服很多弟兄。绿林好汉一听他的大名就要倒身便拜,拜了大哥就要跟着大哥走南闯北,一旦其他弟兄有难就要四面支援,这样才能做大做强。天下大赦之后,宋江回家,被发配到江州牢城营,在发配的一路,他又认识了很多绿林好汉,那些绿林好汉都拜他为大哥,都成了他的死党。

《水浒传》中的绿林规矩

要在绿林做大哥就要拉拢很多弟兄,培植自己党羽,不让只会被架空,或者做个小喽啰。宋江拉拢了很多人做自己党羽,还多次带兵打仗,培植更多亲信,以至于架空晁盖,当晁盖醒悟时,为时已晚。而那些不善于拉拢自己势力的人都是一个个的小喽啰,并不是大领导。

《水浒传》中的绿林规矩

绿林要以银子说话,而不是本事说话。林冲、鲁智深、武松哪个本事不大,为什么做不了山寨的第一把交椅?因为他们不会用银子说话,而最会用银子说话的人就是宋江。宋江有“及时雨”的称号,经常资助江湖人士,对那些绿林好汉仗义疏财,有时还要顺便周济一下穷人。宋江拉拢很多好汉都要送银子,而且请客、送衣服都是家常便饭。他初见武松的时候,要取出银两给武松做新衣服,柴进不要宋江坏钱,让门下织工给三人做称身衣裳。武松走时,宋江、宋清相送,在官路的小酒店喝酒吃菜。宋江送给武松十两银子,又拿些散碎银子算了酒钱,目送武松走远。连宋江的老父亲宋太公也知道官府和绿林都有认钱的规矩,他对要被发配的宋江说:“我知江州是个好地面,──鱼米之乡,--特地使钱买将那里去。你可宽心守耐。我自使四郎来望你。盘缠,有便人常常寄来。你如今此去正从梁山泊过;倘或他们下山来劫夺你入伙,切不可依随他,教人骂做不忠不孝。──此一节牢记于心。孩儿,路上慢慢地去。天可怜见,早得回来,父子团圆,兄弟完聚!”宋江本身就不缺钱,路过梁山泊的时候,众头领取一盘金银相送,又拿二十两银子送给两个公人。宋江的钱就多了,路过揭阳岭、穆家庄、浔阳江接连被打劫,就是因为他的钱太多了。到了江州牢城营,他的钱仍然很多。他用来上下打点,和两院押牢节级戴宗出去喝酒的时候也不忘带上银子。他遇到李逵的时候,出手就是十两银子,用这十两银子买了李逵一辈子的死心塌地。本事很大的林冲、鲁智深、武松也离不开银子,林冲要不是在柴进庄上棒打洪教头,露出真本事,柴进也不会痛痛快快给他银子的。他用柴进给他的二十五两银子给差拨和管营的十五两,不仅逃过了一百杀威棒,而且谋得一个看管天王庙的清闲差事,实在是逍遥得很。鲁智深大闹桃花村之后到了桃花山,要走的时候打翻招待他的小喽啰,把金银酒器都踏扁了,挟裹而去。他和史进合伙大闹瓦罐寺,杀死生铁佛萧道成和飞天夜叉邱小乙,分手的时候,还不忘分给史进一些踏遍了的金银酒器。即便是打虎英雄武松也不能免俗,他在杀了张督监满门之后,把桌上的金银酒器踏扁了,栓在腰里,连夜逃走。好汉们都要钱才能行走江湖,他们啸聚山寨的时候就要打家劫舍,干些黑道买卖,得来的钱财用于经营山寨,但从来不会劫富济贫。或许劫富济贫是赔本的买卖,也是费力不讨好的买卖,还会被官府各个击破,所以他们打劫的人大多不分贫富,所得的钱都用来挥霍,实现兄弟们的快意人生。而最善于用银子说话的就是大哥,也是总头领。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