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李纨(红楼梦之李纨篇)

红楼之李纨(红楼梦之李纨篇)

一、进贾府夫妻齐眉

贾府来下聘的那一天,我其实偷偷的去看了,在屏风的掩护下,我看见了身长如玉的男子。我知道,那就是我未来的夫君,贾府长孙贾珠。不说性情如何,贾公子的容貌着实出众。

我的父亲是国子监忌酒,而贾府是公府,算起来,是我高嫁。可是父亲在贾府的仕途上有所助益,所以是我得了这份姻缘。

待嫁之时,我也曾心生幻想。出嫁前一日,古板的父亲难得和我说了许多话,“宫裁,明晨便是你出嫁的日子。你要时刻谨记,你是李府的长女,你的婚事直接影响母家的前程。到了夫家,一定要侍奉公婆长辈,对待丈夫一定要守礼守节。不可污了我李家门楣。你要督促夫君上进,蟾宫折桂。若非你是女儿身,以你的才学,下场未必不能博得功名。贾家袭爵的是大房,所以你的出路,只能靠你夫君为你挣个诰命。你要记住,你是正妻,有些事情你是不可以去做的。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了!”

成婚那日,我早早的起身,直到月上柳梢,我才看见烛火下的夫君。初见,他冲我笑,霎时间冲淡了我的所有紧张,唤起了我的所有期待。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他被人簇拥着出去敬酒,而我被人领着认人。从今以后,这才是我的家,我往后的余生。

婚后的日子,我是极为顺心的。夫君并不贪恋女色,他总是待在书房。夫君的文章写得很好,想来蟾宫折桂并不遥远。

婚后我反倒是和婆母王夫人待得时间更多,婆母是一个很苛刻的人。她很满意我的貌不出众,也很满意我的才华。她总是叮嘱我,“你夫君现在正是用功的好时候,你不要一直缠着他。还是要多多劝谏他,不要耽于儿女之情。”

对一个新婚的妻子说这样的话,我只好心里泛苦的应下。

三日回门,父亲和夫君把酒言谈,言语之间无不透露,“我这女儿才华很好,想来于你在学问上是有助益的,不妨经常进学,总比死读书要好得多。”

回到贾府,夫君果然经常和我探讨文章。我的一颗少女心,渐渐刻上了他的名字。

我和夫君,越发的亲厚,独独忘记了还有婆母要侍奉。那一夜,我做好的宵夜等着夫君回来,却等到了夫君面色不虞。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宫裁,以后你还是要多多到母亲身前尽孝。但是不要委屈了自己。”

我心下糊涂,只好笑着应下。

我打发丫鬟碧月去打听,才知道,我们夫妻齐眉,婆母很是不满,认为我叨扰了夫君上进。昨日将夫君叫去一顿数落。我凭白落下一个狐媚子的名号。

我这才知道,父亲在我出嫁前说的话。正妻该做的,是至亲至疏。我们这般亲密,让婆母心生不喜。我只好退出书房,打理好夫君的吃穿用度,再不敢和他整日待在书房中。有时间就到婆母面前尽孝。虽然婆母对我不喜,但总是不再找我的错处,给我立规矩。

夫君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心疼。只好去和婆母服软,“母亲,这次大考,我一定可以榜上有名,老师都说我文章写得好。”

婆母心疼儿子,只好应了他的请求,对我有了笑模样。我常常看着烛火燃烧到天明,我万分心疼,终于还是吹灭了烛火,哄着他去休息。

那是一场我来到贾府的第一次风波,贾府中从老祖宗开始,然后是公婆,甚至小姑子元春对我都没有好颜色。然后母亲也前来教训我,父亲甚至对我发了火。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所有人都在指责我耽误了夫君的前程,可是只有我心疼夫君的身体。威压之下,夫君只能更加努力的学习。而我只盼着夫君平安。

夫君生辰那天,难得不用学习。整个贾府好生热闹。晚间我扶着喝醉的他往回走,他揽着我坐在石阶上,指着月亮对我说:“宫裁,是我对不住你。我们二房得老祖宗的喜欢,可是这袭爵承爵还是要二弟弟贾琏。父亲太过死板,只怕前程无望,二房的所有希望,都压在我的身上。我只能考取功名,才能上报父母恩。我知道你心疼我,也知道因为心疼我你受了很多委屈。再等等,等到我状元及第,我去求一个诰命。让你不用再和别人低头。”

他的一番话,解了我心里的所有苦。所有的苦,我吃的心甘情愿。

那一夜的敞开心扉,我们被翻红浪,我才知道,我嫁的这个人有多好,有多值得。

不过半月,夫君下场。我看着夫君瘦弱的身体,尽我所能的准备了所有用具。身上的大氅,保暖的护膝,甚至是里衣鞋袜,都是我熬着夜,一针一线的缝制。甚至在佛前供了三天,只求保佑我夫君能平安下场。诰命对官宦家的女儿而言很重要,可是夫君,比诰命还重要!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二、生离死别最堪伤

九天七夜的秋闱,在第三天夫君就被抬了出来,送回了贾府。

贾府陷入了慌乱,上至老祖宗,下至丫鬟仆人。老太医诊着脉,最后只说了一句,“准备后事吧!”

我整个人陷入了绝望,不过二十岁的年纪,怎么就轻判了生死。

可是所有的因果,都要有一个背负的人。而我就是那个人。

“都是你一直缠着珠儿,情色掏空了他的身子,你还我的儿子。”这是婆母王夫人。

“我本以为你是个好的,早知道就不该聘你过门。”这是家公贾政。

“哎,千挑万选,选了一个错的。”这是老祖宗。

“我哥怎么就瞎了眼娶了你这个倒霉星,你还我哥哥。”这是贾元春。

“都是我教女无方,老夫惭愧。”这是我父亲。

明明死的是我夫君,为什么我是罪大恶极的人?这不是我的错。是你们逼得他日日学习,年纪轻轻耗损了身子。是你们害我成了寡妇!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我身着麻衣为夫君守灵,父亲深夜前来,只为对我说,“我李家丢不了这个脸,若是被休弃,不要回到李家,直接出家去吧!”

我无言望着惨败的烛火,若贾珠你真的有灵,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以后,你让我怎么活?

我昏倒在灵堂,素云碧月找了大夫,才知道,原来我已经有了身孕。

婆母看我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像是坐实了我狐媚子的传言。仿佛夫君是被我掏空了身子,才早早的去了。

夫君下葬的那一天,我被勒令留在贾府,我甚至不知道他埋骨何方?我收拾着夫君的书房,珍藏他写下的每一幅字画,每一张便笺。他读过的书,他用过得笔。以后我只能靠这些回忆生活。

我停留在书房良久,最后执笔写下了一段话:听闻夫君一十四岁稚龄进学,才华堪世。而今年二十,撒手西归,独留一妻一子,一病无归。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我从此锁了书房,把活着的李纨锁了进去,从此再也没有人会叫我一声,“宫裁。”

我成了贾府的游魂,没有人在意我,甚至没有人在意我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所有人都不想看见我,似乎只要看见我,就是看见了杀人凶手。而我,明明是最大的受害者。

我九死一生生下了儿子,这是贾府的第三代长孙,可是没有人在意。最后只是一张纸,上面写了贾兰,定下名字。

我看着贾宝玉衔玉而生,看着他们大肆庆祝,看着寒冷没有丝毫温度的贾府,我抱着贾兰,只有一个念头,你要蟾宫折桂,你父亲没有来得及给我的,你要把诰命给母亲挣来。我要把贾家踩在脚下。否则我恨海难平,谁来还我公道?

我像一个隐形人一样活在贾府,除了用心教导贾兰,什么都不参与。我那个面善心狠的婆母,给贾琏娶了她的侄女王熙凤。此后贾府的所有人脉金钱,全部都在她手中。我看着她放纵王熙凤放印子钱,我看着她恨赵姨娘恨得咬牙切齿,我看着宝玉被老祖宗养着,她丝毫不能插手,我看着她含恨看着贾元春进宫选秀,我看着迎春,探春,惜春一点点长大。我看着宝玉混在脂粉堆里。我知道,贾府里我的战场,才刚刚开始!

在贾府里,我看遍了人情冷暖。虽然说吃穿不愁,可是时间并没有抹掉我对贾府的恨,反倒是日增三分,夜长七厘。

五年后,贾兰的启蒙,我终于打开了书房。我把毕生所学,毕生的希望,全部放在了贾兰身上。我不回让他重走夫君的老路。我请人教导他功夫,强身健体。而我也要保重自己,看着贾府的灭亡。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三、悲情离散成定局

姑姑贾敏的离世,姑苏林黛玉进京。我看着宝玉魔怔一样的喜欢林妹妹,看着王夫人恨铁不成钢。我越发的开心。

金陵薛宝钗的到来,让贾府的水,越来越浑浊。宝玉在林妹妹和宝姐姐之间,像一个不倒翁一样,左右逢源。我站在局外看得清,想来宝玉有多喜欢林妹妹,王夫人就有多喜欢宝姑娘。

贾元春封凤藻宫贵妃的消息传来,我看着万丈阁楼变成省亲别院,看着贾府烈火烹油。

贾元春省亲那天,我从她雍容华贵中,看见了对贾府的丝丝怨恨。一个贾府都生活的如此艰难,更何况那偌大的宫城。王夫人,我的好婆母,你的因果报应,才刚刚开始。你可千万要好好活着。

省亲别院成了大观园,我住进了稻香村,成为了稻香老农。我组织诗社,看着明艳的姐妹,我似乎看见了当年和夫君在烛火下的举案齐眉。

我吃过的苦,贾府金尊玉贵的姑娘又是个什么前程?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贾兰随我一样,早早经历了世间冷暖,他的眼睛看见的,不是贾府多么辉煌,而是危机。他对我说:“母亲,烈火烹油,烧的太快。”

“我只怕他烧的太慢了,我已经等不及了。”我喃喃回答。

住进大观园的日子,是我难得放松的时光。贾府是个好地方,里面的女儿都很好,只是父兄不争气,再好的女儿,一个个被送进了火坑。

为了区区五千两白银,竟然把迎春下嫁孙绍祖。谁不知道,这场婚姻是一场报复?送嫁的那天,我看着王熙凤喜气洋洋,她也是有女儿的,怎么就不能救小姑子一命?

平淡的日子,结束在一个很平淡的早晨。宝玉的玉丢了,宝玉痴傻了。王夫人趁机进了皇宫请旨,贵妃下旨宝钗许宝玉。

我知道,这场婚姻成了,这母子之情也散了。这场婚姻散了,婆母的脸上一定很难堪。无论棋局的走向在哪里,我都是赢家。

没有等到宝玉成婚,贾元春先一步去了,我记忆中的她,还是当年故作成熟的刻薄模样。来世,别再投生贾府了,辜负了一生,不值得!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宝玉成婚的那天,我去看了黛玉。当初让我一眼惊鸿的姑娘,如今依旧美丽,只是眼光再也没有了神采。我知道,她强撑着一口气,盼来的不是我,是那个正在一拜天地的男子。我心里泛酸,“林妹妹,别等了,他不会来了。”

“珠大嫂子,我知道。谢谢你,还来送我最后一程。”

“妹妹,撑过去,然后回姑苏,这贾府我们不待了。”

“大嫂子,我在姑苏没有了家,我回不去了。你我姐妹相识一场,希望大嫂子问心无愧。”

我被紫鹃送了出来,看着黑夜里的竹,“你以后的打算呢?”

“回珠大奶奶,我陪姑娘回姑苏。”

“你聪慧,给自己找了一个好去处。”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我看着远处的红灯笼,直到一声锣响,我知道那是礼成了。屋内紫鹃的一声姑娘,我知道,那是林妹妹终于解脱了!

我漫步在大观园,这里没有夫君停留的痕迹。其实过了这么多年,有关他的记忆,我渐渐的模糊了。我走到了沁芳苑,看着潺潺流水。与其说我在报复贾府,不如说我在等待贾府应该有的结局。

这里有多漂亮,就有多少埋骨。这座高墙的红,是贾府女儿的血。我等的是天道轮回,贾府为富不仁的下场。

林妹妹的死,换来了宝玉的清醒。探春争强好胜,给自己选了一条绝路,领旨远嫁海外。如今贾府的姑娘,只剩下一个惜春,可我冷眼瞧着,只怕她的结局,最出人意料。

大观园越发的冷清了,直到宁国府被查抄,我却看见了天光。宁国府的时间到了,荣国府,还远吗?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四、而今才道当时错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直到传来迎春离世的消息。那个终日与棋为伍,活得小心谨慎的二姑娘,还是死在了父兄的贪念中。

老祖宗还是没有熬过这个冬天,她离世的时候,我松了口气,贾府的时间,终于到了。

果不其然,圣上下旨,查抄贾府。事情按照我的计算发展,自夫君离世,我守节十数载,只有我明哲保身,只有我置身事外。贾珠,这是你最后给我的保护。

我看着贾家的夫人太太,平日里高高仰着的头,今天全部低了下来。敕造荣国府的牌子,终于摘了下来。

王夫人,这就是你求得富贵荣华!最后竹篮打水。

我和贾兰又回到了以前的小院,我打开了书房的锁,我竟然想不起来贾珠的脸。

我没有再关心贾府众人的结局,直到刘姥姥前来,我下知道巧姐身陷囹圄,进了那烟花地。我数着自己傍身的银钱,区区五百两,王熙凤,你可曾想到你的女儿,甚至不如迎春的结局?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我并不想伸出援手,可又觉得心下不忍。踌躇犹豫间,刘姥姥已经变卖家产,救出了巧姐。

听闻王熙凤离世,我用了银钱打听,我冒着风雪去送了她最后一程。我看她席子裹身,在再无往日风光。甚至没有墓碑坟茔,我的眼前还是最初见她的样子,那般的明媚张扬,是我羡慕不得的样子。我最后还是请人给她立了墓碑,算是全了这么多年,我们之间的微末情谊。

皇恩浩荡,返还贾府。我看着王夫人苍老的面容,心里再也没有波澜。时至今日,所有的爱恨都入土了。

我开始专心教导贾兰,宝玉也收起了心思,叔侄两人一同秋闱下场。

宝玉中举的消息传来,给沉寂已久的贾府,带来了生机。我稳坐高台,直到贾兰榜上有名的消息传来。贾府再次辉煌起来。连天子都说,叔侄二人一同上榜,这盛景实难罕见。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我终于松了口气,却听闻,宝玉出家。

王夫人整个人都老了下去,宝玉是她唯一的支柱,如今也倒了。

我看着贾兰为我求来的诰命,这就是我求了一生的东西。如今到了手,却觉得何必呢?

王夫人骤然离世,我成了贾府的老祖宗。贾兰成了贾府的当家人。

我看着贾府里的景致,心却老如枯槁。贾兰的官路顺遂,并没有留住我多少时间。我像是终于完成了一项任务,到了该回去的时间。素云和碧月笑着说:“大奶奶,外面人都说您忠贞守节,教出了好儿子。真乃节妇也!”

我苦笑无语,一生的苦,换来他人的钦敬,好不划算!

贾兰难得有了孩子气,握着我的手不肯松开,“母亲,你的好日子来了,儿子都做到了,你在陪陪儿子。”

我看着他穿官服的样子,难得的想起了贾珠,是不是这就是婆母盼了一生的场景?

《红楼梦》之李纨篇:而今才道当时错,一生错

“兰儿,我的心如枯槁,死在你父亲离世的那一天。这么多年支撑我走过来的,就是我对贾府的恨。我想逃离了,可是这一生都已经被困住了。如今我解脱了,你还要坚持。记住,以后娶妻子,不要看中家世,不要看重容貌,你要娶一个好姑娘,不要像娘,更不要像你祖母。我们这样的女人,太败家了。你要记住,我走后,经常去帮扶一个叫板儿的人,他娶了你妹妹。当年刘家散尽家财,想来过的并不好,你要多费心。前一辈人的恩怨已清,我不记恨了,你也放下吧!还要每年多捐些香油钱,因为的你的叔叔姑姑,都出了家。虽然不知道现在在何方,可是万一帮到了他们,也就值得了!”

我又一次回到了大观园,回了稻香村。

我难得的做了一场梦,梦里姐妹还是当年的模样。元春没有进宫,嫁了别人,对她极好。迎春没有嫁给孙绍祖,嫁了商人,富贵一生。探春终于认了命,低嫁一个五品官,怀了双生胎。惜春不再终日抱着佛经,有了少女的娇俏和灵动。王熙凤盼了多年,终于生下了儿子。宝钗也得偿所愿,入了宫,成了妃,做了人上人。宝玉扶着林妹妹走来,笑着说老祖宗,林妹妹有喜了。我看着阖家欢乐,落寞转身,贾珠冲我伸出手,“宫裁,为夫接你回家!”

我再次醒来,是太医说,“准备后事吧!”

贾兰匆匆赶来,身后是本以为再也难见的故人。是宝玉,和惜春。一僧一尼,恍惚间,还是当年模样。我看着他们成长,我看着他们埋葬。我袖手旁观,我于心有愧。

我含笑而逝。

如今才到当时错,一生错,覆水难收不回头。

来世,也让我做一回问心无愧之人。来世,这贾府,我不想来了······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